,并按照通常的仪式操办婚礼,包括嫁妆和火把,极其殷勤地把他领进自己家中,待之如妻子一般。当时有这样一句讽刺的玩笑说道:如果尼禄的父亲多米提乌斯也有这样一个妻子,世界就有福气了。他把斯波鲁斯打扮成女皇,乘肩舆去希腊参加巡回演出和参观商业中心,然后在罗马游逛西吉拉里亚大街,一路上尼禄频繁同他亲吻。

尼禄竟达到这种程度,以至于几乎身边所有的人均被他玷污过。最后,他竟发明了一种游戏;他身披兽皮,从兽笼中被放出后,西斯托攻击缚在木桩上的男人和*****。当他的**满足之后,又表演被他的获释奴多律弗路斯所征服。为此,他嫁给了多律弗路斯,就像他当初娶斯波鲁斯一样。他喊叫、痛苦,模仿一个被奸污的少女。我从某些人那里获悉,尼禄深信,没有哪一个人是贞洁的,甚或他身体的哪一部分是洁白无瑕的,人们只是在掩饰自己的恶行,狡猾地给它们盖上遮羞布。因此,凡向他供认自己的人,他连同他们的一切其它恶行都饶恕了。

与左右无赖群小二十许人,共衣食,同卧起。妃何氏择其中美貌者,皆与交欢。西斯托密就富市人求钱,无敢不与。及竟陵王移西邸,帝独住西州,每夜辄开后堂阁,与诸不逞小人,至诸营署中淫宴。凡诸小人,并逆加爵位,皆疏官名号于黄纸,使各囊盛以带之,许南面之日,即便施行。

其在内,常裸袒,著红紫锦绣新衣、锦帽、红谷裈,杂采袒服。好斗鸡,密买鸡至数千价。武帝御物甘草杖,宫人寸断用之。徐龙驹为后宫舍人,日夜在六宫房内。帝与文帝幸姬霍氏淫通,改姓徐氏,龙驹劝长留宫内,声云度霍氏为尼,以余人代之。皇后亦,斋阁通夜洞开,内外淆杂,无复分别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pechoinhome.com/,西斯托

Published on :Posted on

Post your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